首頁 » 裝潢材料

標籤:裝潢材料

塑合板剖面特寫-Particle-board-cross-section

關於甲醛

  • 前言:

  甲醛Formaldehyde致癌性想必許多人應該很清楚,而甲醛乃是居家最大的慢性殺手,也是現代人的基本常識

  但是,真的能夠儘量將家中甲醛數量降低到安全值以內,讓家人可以在幸福空間裡過著健康快樂的家居生活,其實以我的經驗來看,還真的是不多

  我將在築韻集團網站為各位一系列介紹這個現代室內空間最大的隱形殺手,讓大家先從知覺的正確成形,才能採取對症下藥有效的對策,提升居家品質,有了健康才會快樂,能夠快樂自然就會幸福,不是嗎?

  • 甲醛的特性:

  甲醛具有特殊的刺激性氣味,無色的氣體。甲醛極易溶於水,飽和的甲醛溶液40%體積濃度就是我們習稱的100%福馬林,具有強烈殺菌,可以浸漬動物標本的防腐劑。

  甲醛化學性質非常不穩定,很容易氧化或聚合成其他多種化學物質,所以也很容易和人體的組織,器官作用,產生危害。依照人們敏感度臨界值的不同一般而言,對眼睛和鼻腔等年麼組織而言,平均值為0.1 mg/m3就可傷害眼睛和鼻腔棉膜組織,其餘器官組織則是平均值為0.5 mg/m3只要氣體濃度超過其敏感度臨界值,碰到皮膚引起過敏就會起點狀疹子或塊狀丘疹,碰到鼻腔會流鼻水會打噴嚏,碰到眼睛會痠會澀,甚至會眼淚直流。吸入體內更會形成形形色色組織器官受到侵害的症狀。即使濃度未達其敏感度臨界值,久而久之的慢性病變,也是世界衛生組織公認的致癌物,諸如癌症,腎病,腦瘤,鼻咽癌,肝癌等等,也有許多醫學統計報告明確指出其強大危害性。

  對於嬰幼兒與孕婦而言,其危害更加嚴重.即使是低劑量,長期而言也可能導致懷孕期間胎兒因而停止生長發育,或是心腦發育不全,嚴重的話還會導致胎兒畸形發育和流產等不幸後果

  甲醛化學性質的不穩定,容易和其他物質起到化學反應,也代表有許多方法可以消除甲醛,這在本文會另闢章節加以說明。

  • 居家空間的甲醛可能來源:

  主要來源為纖維板三夾板隔音板塑合板顆粒板,particle board等等並非全實木卻想要仿原木裝潢材料。因為它們都需要以甲醛作為前驅物溶劑,使成為黏著劑的基底原料。

  而類似系統家具所使用的塑合板,為了環保循環再利用,或是降低材料成本,其實是將木屑,木質粉塵或農作物廢棄物的碾碎料固化在板狀範圍內,形成【仿】木板材料,,因為欠缺長纖維的支撐,便需要大量的尿素-甲醛樹脂,三聚氰胺-甲醛樹脂三聚氰胺-尿素-甲醛樹脂等等熱固型樹脂作為黏著劑,以加熱加壓的方式進行固化反應藉以成形。

  我們如果從熱傳與熱固化學反應的特性來看,塑合板製成板塊的過程中,外在的溫度較高,固化反應較完整,殘留的甲醛數量自然較少,但是越往內層觀察,其甲醛殘留量勢必越高,只是暫時被外層已固化的樹脂所包覆,暫時沒有釋出甲醛而已。如果將來因為外力變形,或是有機化合物的樹脂老化裂化,依然還是有可能讓內層在製造階段熱固過程中尚未完全釋放的甲醛氣體,伺機釋放出來。

  而居家甲醛的其次來源,主要是化纖毛毯類,壁紙,以及其他化學纖維產品。

塑合板-Particle-board
塑合板-Particle-board
  • 如何降低居家空間甲醛濃度?

  • 物理方法:

  通風無疑是最好的方法,也最無副作用。而且甲醛或其他揮發性有機化合物(VOCs)也會在含有光線,氧氣和濕氣的環境之下自然分解。除了增添冷暖空調的費用這個很傷荷包的缺點之外,能夠既通風換氣又降低室內甲醛濃度,勉強算是差強人意的兩全其美!

  無奈台灣這一兩年來,由於全力擴張燃煤火力發電等等造成嚴重汙染的錯誤政策,使得此法在許多地區無異是另外一種引狼入室,只會帶來更多污染源罷了!

  上述情況之下,只能仰賴全熱式交換機這類型,具有過濾空氣污染源的強制通風系統。只可惜,這需要建築物事先在結構工程之初就配置好穿樑套管,否則此類通風系統因為管路尺寸較大,難免嚴重影響空間利用率以及美觀。

  而活性炭吸附,性質上雖然可行,但真正施行起來則是窒礙難行。如何在釋出甲醛的材料均勻分布配製活性碳,才能有效吸附甲醛呢?另外,凡是吸附方式,皆須考慮到其越接近飽和狀態,越失去作用的失能情況,需要經常更換活性碳,也是造成可行性大打折扣的原因。

  • 化學方法:

    光離子反應,利用高能量紫外線光束活化空氣中的氧氣,水分子等等,使其與甲醛分子[接觸]時,即可在標準狀態下進行化學反應。而此等活化不穩定態的準離子,其實存在壽命很短,如何有效與室內空間中到處擴散分布的釋出甲醛有效綠地進行化學反應,也成為實際實施的一道超級難題。

  臭氧反應,但是臭氧也是極不穩定的強氧化劑,嚴格說來也有其化學危害性。只能在人畜撤離該空間時為之。問題是,絕大部分家中甲醛的釋放來源幾乎都是無時無刻緩慢釋出的型態,因此邏輯上而言,此法也算不上實用。

  酸性噴劑,酸性溶液中的氫離子的確可以促進甲醛的分解,但是在居家空間中長期瀰漫酸性噴霧,對人體是否恰當?過高的濕度也是居家健康以及許多電器和家具壽命的隱形殺手。更何況酸性噴霧一旦接觸到石材,拋光石英磚和水泥漆,乳膠漆等等常見的居家空間必備物質,是會造成腐蝕的實質傷害。

    其他的化學噴劑,基本上也有類似疑慮,在此不再贅述,敬請見諒!

  甲殼素(幾丁質,Chitin),這是個很有趣的話題,如果你查看的是中文資料(正體與簡體版本都是),甲殼素的功用被形容得非常神奇,但是如果你找的是英文資料,幾乎只是一般的醣類聚合體,並沒有提及甲醛分解的神奇效用。基本上,如果科技研發方面的資訊出入太大,我個人的成長經驗告訴我,不要一股腦兒太相信中文資訊的。

  生化方法,茲節錄維基百科的這段文章(不是懶惰或抄襲,而是因為看法幾乎雷同)如下:

  『關於室內植物降低甲醛相關資料,請參考"淨化室內空氣之植物應用及管理手冊 - 行政院環境保護署"一文。並非所有植物都具備有效降低室內VOCs(揮發性有機化合物)的能力,可參考上述資料挑選。但若考量養殖容易度及綜合降低室內VOCs能力,白鶴芋無疑為優先考量之一。跟據Wolverton1993年撰寫的研究報告,一棵46釐米高的白鶴芋於強光照射下可每小時降解939微克甲醛。假設每日光照12小時,一46釐米高的白鶴芋可降解11268微克11毫克甲醛。

    香港浸會大學2010年發表的報告,發現植物降解甲醛效率其實並不高,每平方米葉面每小時淨化甲醛效率只是0.1毫克。如果要達到1993年文獻所指的結果,該棵植物葉面總面積要達10平方米。這意味,之前的研究可能高估了植物降解甲醛效率。

  如果是實用面積80平米,層高3米的居室內,甲醛濃度為每立方米0.5毫克。室內空氣即總共有120毫克甲醛。要降到安全標準0.1毫克/立方米就需要至少清除96毫克甲醛。即使還不考慮從裝飾材料裏新揮發出來的甲醛,如依賴一棵中形植物(葉面總面積為0.3平方米)也要工作240天。或者如果要在1星期內清除好,就需要34棵,相信並非可行方案。

  工程實務上,不是性質上可行便罷,還得在數量上實際可行的。不是嗎?這就是我的看法,供您參考。

  最後則是感覺疲勞法(也可稱為鴕鳥法),國人喜以味道濃烈的果皮,例如鳳梨皮,檸檬皮,洋蔥等等置於室內,讓嗅覺被這類濃烈氣味蓋過甲醛的刺鼻味,而讓心理上感覺問題解決了。這類方法,只能說是搞笑。對不起,請原諒我實在想不出其他更好的形容方式。

  • 結論:

  孫子兵法:「無恃敵之不來,恃吾有以待之。」如果我們明知道甲醛的可怕,最好的方式就是,根本不讓這類物質有機會侵犯我們的居家空間傷害我們的家人。

  戒慎恐懼,格外小心謹慎選擇居家用材防範於未然,才是王道。

  而甲醛來源的最大宗物資,幾乎都來自【假】木材。我們何不效法先進的歐美日等國(甚至大陸地區在好幾年前的原木使用量也早已大幅攀升),盡量選用道道地地的原木(全實木)材質裝潢,既能免除甲醛危害,又可以享受森林浴一般的天然芬多精,多麼聰明的選擇呀!

  千萬別花大錢還無端為家人營造一間【毒氣室】。否則,如果成了冤大頭,那就不好了!

築韻空間美學工坊

關心您!

塑合板剖面特寫-Particle-board-cross-section
塑合板剖面特寫-Particle-board-cross-section